第九十一章,一家人的和解(1 / 2)

加入书签

“什么?”

张亚蓉脸色一变,眼神中闪过慌乱之色,压低声音,有些埋怨地对张明君说道:“你怎么不早说!如果他知道其中缘故——”

她的话没有说完,门吱呀一声开了,张明海脸色阴沉地走了过来。

不过,他没有说话。

张亚蓉也一时没有找到说辞,房间内顿时压抑起来。

过了好久,张明海才问道:“我真的是北荒药奴一族,被亲生父亲送来,为小君抵挡刀枪的工具人?”

张亚蓉张口结舌,想要否定,却被张明君打断了。

“妈,你就实话实话吧!再怎么着,我哥也该知道真相。”

“小君,你——”

张亚蓉有苦自知。

如果说出来,哪还有秘密而言,到时候,隐世家族也会知道真相,可到那时,张明君这个神农血脉,帝君之后,怕是真的危险了。

可张明君似乎并不害怕,微微一笑。

“妈,我已经长大,有些事情,需要我自己来承担,不能依靠别人,每一个人都该有自己的选择。”

张亚蓉苦笑一声。

“是啊!小君长大了,十年前,都长大了,已经从一个小树苗,长成了大树,能够独立经历风雨了。既然如此,那还有什么隐瞒的。”

“小海,你确实是北荒药奴一族族长之子。你被送来,也是你父亲的主意。”

“无论你生气与否,我都希望你能够守住这个秘密。再怎么说,神农一族,恩泽你家族万世,也从来没有把你们当成奴隶,只是你们甘心化为药奴,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种出最好的药材。”

张明海沉默了。

张明君不想哥哥为难。

“哥,你有什么怨恨,就发泄出来。既然这些年你替我受苦,因为我,才失去了医术天赋,我怎么也该补偿你的!”x电脑端:/

“这个秘密你也不用守着,事实就是事实,就让那些隐世家族都冲我来吧!我不怕!如果上天,真的让我死,那也是我命中注定。”

“不!我绝不让你死,更不会让神农一族就此断绝!要不然,我死了,也无颜面对主人!”

张亚蓉怒目而动,丽姐遗留的长剑,被她刷地一下亮了出来,剑尖对着张明海。

“如果你不愿保守秘密,我只有把你杀了,就是你父亲问起来,也会支持我的看法的!”

张明君惊了一下,急忙挡在张明海的前面。

“妈,你干什么!哥做什么,是他自己的选择,我绝不允许你逼他!”

张亚蓉恨死不成钢地说道:“小君,别胡闹!这绝不是你一个人的事,你知道有多少人怀有希望,有多少人为你而死,如果你死了,如何对得起他们?北荒药奴一族也会失去信仰的!”

张明君斩钉截铁地说道:“妈,我不会死的!你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活!可我也不想让任何人为我牺牲了。”

正在两人僵持地时候,张明海拍了拍张明君的肩膀。

“小君,谢谢你。我有自己的选择了。既然你叫我哥,我自然守护你。和神农无关,也和我的族人无关,我就是我。”

“当我来到这个家庭,我就是这个家庭中的老大,而你就是我的弟弟。在外漂泊的日子,我无数次想着家的感觉,正因为这种感觉,才让我活了下来,所以,我要把这个感觉守护下去。”

“为了你,冒充一神农血脉,又如何?再说,如果有一天,我面临死亡,你会不救吗?反正你面临死亡的时候,我会救的!既然如此,我们兄弟同心,谁当谁,那又如何?”

张明海绕过张明君,替张亚蓉收起长剑,有些伤心地说道:“您当了我二十多年的妈,就不能再当下去吗?为何非要把我当成北荒药奴族长的儿子?”

“我!”

张亚蓉心神一震,心中那种柔软的感觉又回来了。

“小海,对不起!我也想当下去,也想把你当成了我的心头肉,只是小君比我的命都重要,在他那里,我什么都能舍去。”

张明君见状,急忙说道:“妈说什么呢!你的命和我哥的命一样重要,如果有必要,我也会用我的命换你们的,可现在说这些丧气话有意思吗?一家人最重要的是开开心心,谁都离不了谁!”

张亚蓉心头一热。

“对,咱们是一家人,谁也少不了谁!”

张明君见两人释怀,说道:“妈,你们先歇会,我去找找丽丽。”

张亚蓉微微一怔。

“你不怪她吗?”

张明君心里不是滋味。

“怪,只是我不想她出什么事。”

张亚蓉知道阴阳汇元功的威力,自然明白,一旦一起修行,彼此都无法忘记对方。

可想到丽姐游龙八卦门的身份,担心地说道:“你要告诉她,你的身份吗?”

张明君摇了摇头。

“暂时不了,我想让她的真爱上我,而不是因为一个身份。”

张亚蓉松了一口气。

“那就好,去吧!你哥派人跟着她了,知道她在哪,你去看看。”

张明海打了一个电话,问了一下,说道:“丽丽转了一圈,心情不好,去时光酒吧喝酒了,你去吧!我就不陪你了。”

张明君点了点头,出了书房。

此时,木锦绵和李若妍还客厅里等着,见张明君出来,担心地说道:“你们没事吧?”

张明君微微一笑。

“都解决了!以后,再也不说什么血脉,什么后人,我们只是简单的一家人。任何人都休想伤害,我们其中一个。”

两女面露喜意。

李若妍说道:“对了,刚才皇甫晴匆匆走了,临走时,让我告诉你,别忘记两天后的晚会。”

“嗯,知道了。”

张明君说完,就要向外走,却被木锦绵拉住了。

“君君,你想干吗去?”

木锦绵媚眼如丝,带着点点的笑意,再加上她娇小玲珑的身材贴着张明君的胳膊,让张明君瞬间有了感觉,声音都有些颤意。

“锦绵姐,我怎么觉得你有些不一样了?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玄幻魔法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