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章 住院(1 / 2)

加入书签

郁可心这次受伤并不算很严重,主要是几日没进食,又受了虐待,身体虚弱,所以需要住院几天。

在转出了重症监护室的两天后,郁可心悄无声息的睁开了眼睛,她不适应的眯了眯眼,待看清了周围,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,便猜测自己是在医院。

已经许久没有喝过水,喉咙有些干涩的疼,她缓慢转头,看到一旁的桌子上有水,于是挣扎着要起身,可是她太虚弱了,不小心又扯疼了伤处,所以一下把水杯扫落在地,发出清脆的声响,惊动了病房外的人。

墨厉崤正在打电话处理公务,一听到病房里的动静,紧张的冲进房内,看到郁可心半趴在病床上摇摇欲坠,立马过去将她扶坐回去,自己重新给她倒了杯水,小心翼翼的喂她喝下。

看到墨厉崤温柔的神情,郁可心感到有些恍惚,她沙哑着声音问:

“是你救了我?”

墨厉崤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他看了看她的神情,犹豫的说:

“郁家的人我会替你处理的。”

郁可心满心的愤恨,她至今都不敢相信郁父居然真的要置她于死地,她握紧拳头,目光坚定的看着墨厉崤:

“我要起诉他们。”

墨厉崤自然是答应了她,而且帮她安排好了上诉的一切事宜。

郁可心提出想再见见郁父,墨厉崤就将她带去了警局,而他自己也贴身跟在郁可心旁边。

去警局的一路上郁可心都一直没有说话,而墨厉崤也不出声打扰她,直到下车之前,他看她坐着一动不动,双眼出神,于是握住了她的手,神情复杂的看着她:“到了。”

他看到郁可心的脸色变得更白了,他温柔的把她抱进怀里,似乎想要传递给她力量:

“别怕,我陪着你。”

郁可心不自在的从他怀里退出来,朝他点点头,然后墨厉崤带着她下了车,进了警局。

墨厉崤已经和警局里的人通过气,所以他们早就把郁父单独的关在了一个房间,方便郁可心和他们见面。

因为之前已经被墨厉崤教训过,所以郁父像只受惊的鹌鹑一样缩在一旁战战兢兢。

但是,在看到郁可心之后,郁父的气焰恢复了一些,他显然早就知道她起诉他们的事情,所以在看到她之后郁父立马怒气冲冲的对她吼道:

“你个不孝女!你居然要告你的父亲,我这些年真是养了只白眼狼啊。”

郁可心听到他假意的哭嚎,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:

“有谁的亲生父亲会想要杀了自己的女儿。”

见他心虚的不说话,郁可心想起自己所受的苦难,她差一点就要见不到她的孩子们了,差一点就要与他们天人永隔了,而眼前的罪魁祸首还没有丝毫的悔意。

她越想越气,挣脱开一旁扶着她的女警,拎起一旁的警棍,用尽自身最大的力气狠狠的打在郁父的身上。

“你简直枉为人父!你就是个畜生!”

郁可心一边气得落泪一边打,而周围的警察也无一上前阻拦她,直到她打得脱力,墨厉崤才从门外进来,站在她身后揽住了她,以免她摔在地上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女生耽美相关阅读: